松菊犹存

【Hartwin】三枚碎片/ 阿葳生日快乐!

 @阿葳葳葳 迟到的生日快乐……诶嘿√


       

       那伤痛如此深刻。

       

       难道有什么沮丧,能比Gary Unwin当下所承受的更甚呢?他瘫坐在扶手椅上——Harry的房子——阴暗的想着。几个月来竭尽全力、梦寐以求的一切就在眼前,而他——因为完完全全、自我中心的愚蠢——与Lancelot的位置擦肩而过。可笑,他走进这栋房子的时候,与Harry Hart对话时甚至仍然带着点自鸣得意,“我永远不会向我的伙伴开枪”。

       然而事实是什么呢?事实是数月高精尖的骑士训练甚至没有让他意识到枪里没有子弹,没有意识到墙上的Pickles意味着什么,没有意识到Harry Hart将会有的那种——失望的目光。早晨Harry柔和的微笑,信任的眼神犹在眼前——    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失败了,而且他让Harry失望,还对Harry恶语相向,在可能的最后一次见面和他不欢而散(Kingsman选拔失败以后,灰姑娘的魔法也会解除了吧?他将颓丧地回到黑王子酒吧,回到一文不值的平民生活……或许史密斯街角?谁知道呢)。

       

       三天之后的Eggsy回忆起当时的自己,几乎带着嗤笑。那种沮丧又算的上什么呢?

       当然有更痛苦的事。

       比如得到了又失去。

       

       那天早上Harry Hart还环抱着他醒来,当他跌坐在扶手椅上时那个男人的体温还没散去。他记得那种温柔却有力的拥抱,记得在男人的臂膀里自己如何感到被束缚与安全。不像Roxy以为的那样(他知道Roxy和Merlin私下里这么揣测,但他也知道他们俩体贴地掩藏了自己的好奇心),Harry没有和他上床——Harry只是拥抱着他,抚触着他。落在额头的轻吻是骑士的祝福,Harry如此低语。

 

       孩子,Eggsy,愿你拥有勇气,愿你能够强盛,愿你懂得宽恕,祝你一帆风顺,祝你旗开得胜,祝你载誉归来。

       

       Harry Hart,他是导师,他是引路者,他是父,他是羔羊。

 

       而这拥抱,Eggsy清晰的知道,从此将不会再有,因为Harry Hart不会从墓里复活——三日已过。

 

       在抚触手感柔滑的西装时他会思念Harry Hart,在娴熟的使用刀叉餐具时他将缅怀Harry Hart,在点上一杯纯正的马丁尼时他在祭奠Harry Hart。Harry Hart从头到尾彻彻底底地改变了Gary Unwin与他的命运,于是Eggsy将用他大部分的余生回忆这个人。他知道Harry将不希望他这么做,但他只能这么做。

 

*

 

       被爱的感觉如此奇妙。

 

       东区总有浓妆艳抹的男人或女人站在街角,会对路过的人挑逗一笑,年轻人过剩的荷尔蒙有时会猝不及防的熊熊燃烧,于是一张几镑或者几十镑的纸钞就能解决问题——“问题”。那种爱是不能自控的激素分泌,转瞬即逝。Michelle也爱他,但这种爱如此无力,隐藏在酗酒、隐藏在被继父家暴之后被偷偷清洗包扎的伤口上,而她甚至没有勇气离婚;Daisy当然也爱他,但是她本来就那么脆弱,像雏菊一样轻易就会被满口酒气的男人摧折。

       但是Harry Hart是如此不同,他的爱也如此不同——这种感情长久、坚韧、强力,他曾持续凝视着Eggsy如何度过父亲逝去后的十数年;他爱着那个幼小、纯洁、捧着雪花球牙牙学语的婴儿Gary,也爱着已经满口脏话、动兀打架、混迹在街头巷尾的Eggsy;他能够轻易逼退恶霸,也能随手救出Eggsy,他是不合时宜的骑士,始终如一的绅士。

 

       Harry一直如此爱着Eggsy,而Eggsy直到他进入Kingsman受训之后才领受到。一天筋疲力尽的体能、射击或礼仪之后他回到候选人的宿舍,浑身酸痛恨不得立即就死时,枕头下时不时会出现没有落款的卡片或小零食(说真的,为什么Harry会知道他喜欢薄荷巧克力配上椰子干同嚼?这爱好挺难猜到的),佐以Merlin揶揄的挑眉与Roxy心知肚明的眨眼,Eggsy虽然连抬起眼皮都嫌费力,他入睡时却带着大大的微笑。即使在Harry受伤,在他脱离危险期之后,Eggsy总能在完成任务后溜到医务室,凝视着那人眼底的青黑、又长出来的胡茬以及胡乱散落的头发,他感到平静、安宁。即使他身无分文,穿着一件薄T恤被空投到芬兰要求自己在24小时回到伦敦时也还依旧如此——说什么呢,伦敦可是有Harry Hart!

 

       不是说Eggsy勇敢到悍不畏死还是什么(老实说,徒手搏斗野兽时他背后也会冒冷汗),但是这感觉不同——一切都不同了,自从Harry Hart出现以后。因为Eggsy知道Harry注视着他,总是注视着他。Harry Hart总是会站在Eggsy身后,他是他的后背,他给予他支柱,赋予他努力的动力、冒险的勇气与生活的智慧。并且他总会不吝于给予一个鼓励的微笑。Harry Hart的爱比荷尔蒙更多,比天性更多,那是一种审慎、自制却强烈的爱,激励彼此继续前行。

       

       所以Harry Hart教会Gary Unwin如何被爱,并且如何爱人。他的爱将持续,久远过他注视Eggsy的时间,跨越他步出教堂的刹那,直到Eggsy继续成熟、衰老、死去,直到Eggsy在之后爱过的所有人,与他爱过的人所爱过的人,一代又一代全都死去。

 

       所以Harry Hart的爱将永恒。

       

*      

       

       所以当他从漫长无梦的睡眠中慢慢醒来,他感觉到手腕侧有微凉的触感,肩部被轻轻地一扯。有熟悉的温度靠近又离开,朦胧的光线透过窗帘投在眼前。太阳又一天升起,世事仍将继续。Eggsy感觉到床垫舒适的下陷,床单柔滑地擦过皮肤,他睁开眼睛,见到初夏的阳光、米黄的墙纸、深红的窗帘,闻到烤脆的面包,醇厚的新鲜滴滤咖啡与煎得恰到好处的培根。

 

       而Harry Hart对他微笑。



其实我本来想开车……想开三次车。

结果一次都没开到,呆滞。……这篇文原来的设想是ABO+MPREG啊!?!?在我写作过程中发生了什么?!?!?!?!?

评论(4)
热度(13)

放飞自我

© 松菊犹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