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菊犹存

[利艾明让]The Open Window

The Open Window

梗来自Saki同名英文短篇小说,向原作致意。

 

 

CP:利艾,明让

 

让·基尔希斯坦,这个年轻人,由于繁重的工作被逼的有些精神错乱了——这是他邻居的原话。因此,他青梅竹马的知交好友马可·波特取得基尔希斯坦家拥有最大话语权的大姊许可后,就把让丢到了西甘西纳小镇来修养。

 

“……哈,为什么我要去这样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让不爽道。

素来神情温和的波特先生此时微微皱眉:“让,我五年前在这个小镇住过几个月,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而且,这个小镇的人们非常友善热情。你从小呆在城市,做IT太久,整天对着显示屏,除了我之外都不与他人交流,精神状态很不好,乡间的新鲜空气与自然风光会对你有好处……而且,玛丽安姐姐非常担心你。”

“她哪里是担心我?”想起那个性格恶劣的大姐,基尔希斯坦家的次子撇嘴道,“她明明就是……”

“总之,这事就这样定了。”难得强势的马可一锤定音。

 

啊啊,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破败呢。让走在镇子靠近森林一侧的小道上,心中暗暗思忖。

“那么,您对耶格尔夫人了解些什么呢?”一旁一名金发及肩容貌秀美,尚未脱下校服的十五岁西甘西纳中学生微笑着问道。

“除了她的姓名和住址之外,一无所知……哦对,马可给过我一张她的全家福。”让耸肩,以同事见到必定大跌眼镜的和悦神色口吻轻松地自嘲,说实话,他对并肩同行的这名金发少女挺有好感,“我是被马可·波特这家伙强行扔过来疗养的,他五年前在这里住过三个月。”

少女没有追根究底他的病情,基尔希斯坦男孩因她的善解人意在心里再加了十分。但她表情在一瞬间奇异的停滞。

“马可?我知道他,但他对耶格尔家的认知如今已经不那么确切了。”她语气有些怪异地说,“难怪你会到耶格尔家。”

 

让的好奇心被迅速点燃,少女迟疑许久,最终还是答应说出原因。

 

“你看到那栋白色别墅了吗?二楼窗户大敞着?”

让点头。

“那就是耶格尔家。”少女语气中似乎隐藏着被压抑的感情。

让挑眉,眼神满是疑问。

 

少女叹息一声,开始缓缓叙述。

“这个季节,本来不应该开窗的。”

寒风刺骨的吹着,让拢了拢围巾,赞同的点头。

“但是卡尔拉夫人——她是我的姨母——坚决不听其他人的劝告,坚持要开着,就算房间壁炉要烧两倍木柴来取暖。因为这是耶格尔家的习惯:当其他人出去打猎时,留守的人会打开窗户,这样,就能在他们回来时提前知道,准备好干爽清洁的衣服的热腾腾的事物来犒劳那些辛劳一天的猎手们。”

让疑惑道:“这样的习惯无可厚非,有什么异常吗?”

“这个习惯当然没有什么问题,”少女也不恼他打断讲述,只是继续娓娓道来,“只是,三年前的夏季,雨水超乎往常的充沛,你记得吗?”

“你这么一说,我好像确实有些印象……”让在记忆中勉强翻出几许残片。

“雨季结束之后,艾伦、利威尔和三笠——艾伦是耶格尔家长子,三笠和利威尔是领养的孤儿,你在照片里面应该见过他们。艾伦是棕发绿眸的少年,三笠是双黑少女,利威尔比较年长,也是双黑,所以才被抛弃——”

让回忆着照片对号入座,点头表示他依旧跟随着少女的思路。。

“——就进入森林去打猎。本来应该再等一个星期,但雨季初初结束时森林最是富饶,而他们三个又是镇里实力最强大的猎手,也就没有顾忌这些——他们本该更小心些。”

“平常,他们都会在太阳完全沉没在远山前回来,但是这一次,卡尔拉夫人从天暗等到天明,又从天亮等到天黑。旭日东升到夜幕降临,宅子里毫无动静,等我察觉到不对闯进耶格尔家时,她已经昏倒在二楼的窗前,被自森林而来的夜风吹到一百零三度的高烧。”

“三天之后,其他猎手去森林中寻找他们,回来的时候告诉我们……因为今年连绵的大雨,森林里原本安全的几块地方变成了沼泽——极其隐蔽。在靠北的一个新增危险区中,发现了三笠的红宝石扳指……你知道扳指吧?猎人射箭时保护指腹的饰品。那个扳指是卡尔拉夫人把她从孤儿院里领来时,艾伦送给她的,她从未摘下过。”

高个男孩在心中暗暗惋惜,他已经想起来三笠是谁——照片中露出浅浅微笑的温柔少女,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身材妙曼,是个可人的女子,十分符合让在少年时期的幻想对象。

 

“……然后,卡尔拉夫人就没关过窗。”

“——你说什么!?”少女的声音突兀的在让耳边爆响,他惊吓着跳起来。

 

 

她的声音不若同龄者的纤细高亢,反而带着中性的震荡,非常性感。如果是在看片时女优是这样喘息的,他一定……

混乱的思绪在让的脑海中一掠而过。

 

“我说,卡尔拉夫人之后就没关过窗。”少女苦笑道,“每天我过去,她都像三年前暑假的那个早晨一样对我絮絮叨叨……早上去叫醒他们时,发现三笠和利威尔又自己的房间不呆爬上艾伦的床;早餐是艾伦讨厌的黑面包,他几乎什么都没动,结果最后被三笠硬生生塞进嘴里差点呛到;晚上预定的舞会,三笠不肯把扳指摘下来换上其他的饰物;利威尔那么在意身高不肯喝牛奶;早上出门时他们穿戴的墨绿披风,当她从楼上透过窗户挥手送别他们时艾伦大声唱起的猎歌,傍晚归来时孩子们又要把屋子搞得乌七八糟——不过幸好还有利威尔帮忙收拾……”

让瞪大双眼。

眼眶微红,少女叹了口气:“到耶格尔家之后,请务必不要提起这些事情,卡尔拉夫人经不起刺激。”青年忙不迭的应了。

 

 

耶格尔家就如马可描述的一般舒适:线条清爽色彩明快的现代风装修,使疲于豪华欧式别墅的城市客精神一振;卡尔拉夫人十分热情好客,拉着让问长问短,体贴的为远道而来的客人准备好了清粥小菜,厨房中传出烤小圆饼干的香气。但是想起少女的叙说,让对房间的装饰与主人的招待却有些心不在焉。

事实上,表面人高马大的基尔希斯坦家次子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他很怕鬼,非常的。男生宿舍夜谈鬼话时,让都偷偷带上耳塞,对同伴的问话嗯嗯啊啊应付过去。

 

窗外传来无腔的歌声,惊跳起来的青年惊恐的看到楼下披墨色外衣的三人——不,是墨绿色,只是泥点和血迹弄污了披风掩盖了本原——背着弓箭和猎物、领着猎狗泰然自若走了进来。为首唱歌的少年褐发绿眸,紧随其后的少女正抬手把垂落的发丝拢至耳后,让近乎惊恐的注意到她中指上闪光的红宝石扳指,落在最末的男子抓着手帕满脸厌恶的擦拭着弓身溅上的血迹——到底为什么打猎时还要戴着领巾啊?

哦对,那位有严重洁癖的利威尔桑。

 

从喉咙中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让砰的跨越扶手跳下楼梯,在众人不解的眼光中夺门而出——期间撞到了为首的少年,实际存在的温热触感让他脸色变化成吊诡的惨绿,身体抖成筛糠。

“他怎么了?”卡尔拉夫人疑惑地问。

“大概是害怕狗吧,”阿明·阿诺德笑容人畜无害,“我忘记提醒基尔希斯坦先生了,他说过他会对狗犯歇斯底里症。”

那条狗——米克——不屑的用鼻孔喷气。

 

金发的少年一向以善于编造故事出名。另一项为人所知的特点是极端厌恶被认作女性。


评论(2)
热度(9)

放飞自我

© 松菊犹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