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菊犹存

[利艾]公车偶遇


公车偶遇【A子大大生日快乐!!



佩特拉视角





自由之翼株式会社,年年都有定期出游。因为所处地区原因,大多都是去海边度假三日。

不过大家也没什么怨言,毕竟有得玩就不错了。



赶到公司门口时差半分整点,还好没有迟到。前几日送来寄养的侄子临出门时哇哇大哭,手忙脚乱替他换了尿布拖到现在。

上车时只剩最后一排还有两个空位,在靠窗处坐下,电脑包压在大腿上,倚着玻璃开始小憩。昨晚小男孩到新环境闹腾半夜,几乎未曾入眠。凉风吹得惬意,我盖上外套,渐渐睡了过去。



醒来时还没到目标地,抬眼便看见奥卢欧眼神不善地盯着我……右边。

不知什么时候,坐下一名褐发少年,从侧面来看也是个帅哥胚子。

不过是生面孔。



他眼底也有深深的青黑,此时靠着椅背睡得正香,只不过头歪到我这侧。



靠过来了。



打了个抖。



又挪回去。



睡得不太安稳……大概是潜意识中觉得不该靠到女士肩膀上吧?

真可爱,我可比你年长多了。

盯着他头点啊点又晃来晃去好几回,我几乎想把他毛茸茸的头按到我肩膀上。心念一动,另一侧的魔爪就探出来摸摸他的头发。

意外的硬,有点扎手,但是和他现在软乎乎的睡姿比起来——

更可爱了怎么办啊啊啊啊啊……

啊。



司机急刹转弯,少年整个人猛地向前冲去,撞上椅背又弹了回来,被惯性甩到我这一侧,头枕上了大腿上的电脑包。

……这样都没醒吗?

奥卢欧眼神几乎要冒出火来。

我狠狠瞪他一眼,思想龌龊的笨蛋!

再揉揉他的头发,膝上感觉到一丝温度。

刚好被海风吹得发冷,简直是人形暖包。

偷偷捏了捏脸,我靠着窗户,又迷糊起来。



车上开始骚动。

我支开眼皮,朦胧看到那个少年双眼微闭,指尖颤抖。

是要醒了吗。



他睁开双眼,我才发现他的瞳色是罕见的灿金,明亮耀眼,只是此刻蒙上了一层水雾。

……好可爱,我的侄子为什么没有那么可爱!!

他打了个哈欠,突然意识到什么,猛地弹起身——

“对对对对对对对对不起!!!!”



脸颊最开始泛出微红,而后疯狂蔓延加深着,一瞬间连耳根都烧成火红色!

奥卢多阴阳怪气的在前面大声说:“前辈的膝枕感觉如何?”

“奥卢多,闭嘴!”我厉声说、

他更加尴尬,露出慌乱的神色:“对不起!我睡迷糊过去了冒犯前辈——”

“没关系的,你是新人?”我露出表达善意的笑容,“你像我的弟弟一样很可爱。”

饶是这么说了,之后的车程中他也一直在道歉。

有礼貌又较真,内心的萌点正在破表中……



在三句话掺杂一句对不起的交谈中,我知道叫艾伦的男孩刚刚以第五名的优异成绩考入东大生物系,而后因为前辈兼恋人在自由之翼工作,所以自己也来投了简历做实习,没想到一击即中。

“……从小的梦想就是生物研发呢,十岁就志愿想进入这里了……真是太棒了,而且旅行居然是去海边!虽然小时候不少同学说这个爱好挺变态的,但我没事就喜欢坐在沙滩上看海。”

“年长的恋人?嗯嗯,非常照顾我,就是有点洁癖,而且看不得我和三笠出去玩……都说了三笠是青梅竹马,不过三笠看他也很不爽的样子,两个人都是空手道黑带三段,见面就打架。”

“咦我吗?从初中开始也有练习空手道,虽然是黑带但是无论前辈和三笠都……即使很不甘心也……”



非常愉快的聊着天,一个小时似乎一眨眼就过去了。

下车的时候,艾伦被一个围着红围巾(咦现在不是秋天有必要围围巾吗?)的女孩拉走,听他的称呼应该就是话中提到的三笠。

埃尔文执行官、利威尔总经理和韩吉技术总监已经到了,正靠在开来的豪车便低声谈笑,确切的说,只有执行官和总监在说话,总经理只是双手抱臂听着,不过,只有直属的人员才知道,总经理其实非常会讲冷笑话。

突然脱离了谈话的圈子,总经理大步向停车场角落走去,后面跟上的执行官与总监一脸八卦表情。

“利威尔的小恋人这次来了耶XDD让他来我的实验室吧!去利威尔那里可惜了!!”

“我惊讶于他居然没在艾伦十五岁的时候犯罪……”



艾伦?

总经理在角落抓住褐发少年的领口,把他狠狠拉下来接吻……



洁癖。空手道黑带。

住手总经理!!就算艾伦已经成为大学生了这样也像是犯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奥卢欧不要再上去添乱了————!!!!!

评论
热度(22)
  1. 残忍的人格君松菊犹存 转载了此文字
    太有爱了

放飞自我

© 松菊犹存 | Powered by LOFTER